• <nav id="gqoai"></nav>
  • <nav id="gqoai"></nav>
  • <dd id="gqoai"></dd>
  • 周恩来追悼会推迟十分钟开始 曾安排张春桥做主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8-14 18:56

      王忠人:在中央一层领导,大家推都推,因为他的身份是,他是代总理还是副总理,他是副总理,就是他有这个资格做这个,他又是军委的参谋长,他地位高,中央,别人不能代替,所以周总理非得有这么一个人,你规格太小不行,“”的意思想叫张春桥做,张春桥也是副总理,但是老帅不同意,老将不同意。

      陈晓楠:如何安排周恩来的葬礼,成为了博弈的手段,民间在苦苦地期待中央的表现,中央在“”的掌控之下,力图压制治丧规格,而我们的主人公们,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的这样一线记者和编辑们,一方面承受着民众的热烈情绪,另一方面又在承受着“”的巨大压力,可以说处于两难的困境。

      接下来是周恩来的追悼会,人们所有的疑问、博弈的结果都将在追悼会上体现,比如说会不会主持葬礼呢,会不会亲自来到现场等等,有一系列未知的问题。

      解说:1976年1月14日下午6点30分,在劳动人民文化宫里,群众的吊唁活动结束,周恩来的骨灰撤往人民大会堂,准备第二天的追悼会。

      窦春起:有几个事情让我一直不能忘掉,一个是军乐团的同志们,他们在现场演奏乐曲,后来我在那个地方听说,他们嘴都吹肿了,吹了几天,吹号的那些同志,后来他们说是不是休息吧,咱们放录音行不行,我现场听到他们在那儿议论,他们说军乐团同志不同意,说我们不能放录音,我们一定用我们现场的声音,来完成这个任务是非常感人的。

      后来,特别是晚上,那天吊唁结束了,晚上就结束了,邓大姐来了,邓大姐来了以后要把骨灰盒抱走,把它要移到大会堂去,我看邓大姐抱着骨灰盒就往外走,因为总理的车停在院子里,她往出走说了一句话,我至今就忘不了这句话,她说我抱着恩来同志的骨灰,向大家表示感谢,深深鞠了一躬,就走下台阶上汽车了。那天应该说在场的家都哭了,大家目送着邓大姐走上汽车。

      解说:1976年1月15日,是周恩来追悼会进行的日子,在严密控制的上海,港口船舶汽笛鸣响,持续了三十七分钟,长航医院的高音喇叭冲着市委大楼播放哀乐,既是悼念也是,上海市委下令调查,人们的回答是,悼念总理如果有罪,你们可以开除我的党籍,上海的情形是当时人民悼念周恩来的缩影。

      杨正泉:我们要求转播1月15日周恩来总理追悼大会的实况,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被同意,都没有被批准,姚文元的口实就是说,治丧规格是经过毛主席圈阅了的,任何人不能够再提以外的要求,当时我们不知道毛主席是病成那种情况,而姚文元是打着这样一个旗号来压制大家的,我们不能够不听,到后来我们坚持提出来应该转播追悼大会的实况,甚至中央电视台提出来,要播出周恩来总理视察邢台地震的时候的一个纪录片,这个都被扼杀了。

      解说:追悼会最终还是没有向全国直播,人民大会堂进行的追悼与民间的自发悼念不一样,这里充满着强烈的意味,首先是追悼会主持人的人选问题,选谁才是最合适的呢,的名字再一次涌现在人们的心里。

      王忠人:在中央一层领导,大家推都推,因为他的身份是,他是代总理还是副总理,他是副总理,就是他有这个资格做这个,他又是军委的参谋长,他地位高,中央,别人不能代替,所以周总理非得有这么一个人,你规格太小不行,“”的意思想叫张春桥做,张春桥也是副总理,但是老帅不同意,老将不同意。

      杨正泉:在人民大会堂的北大厅下午三点举行,我们参加追悼会在那个会的现场,三点钟到了,追悼会没有按时开始,大概推迟了将近十分钟,因为那时候不让我们转播了,我们都在现场,现场的人都在思念着一个问题,所以推迟是不是在等待着毛主席的突然到来。

      因为当时陈毅副总理去世的时候,毛主席是不期而至突然的出现的,这一次就想到会不会等待着毛主席到来,但是推迟了十几分钟,毛主席没有来。

      解说: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悼念中国党的优秀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家,杰出的主义战士,中国人民久经考验的、卓越的党和国家的。

      解说:让很多老干部和老百姓耿耿于怀的是,为什么没有来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当然1976年初的已经风烛残年、步履维艰,但就是在此前的半个月,他还刚刚接见过尼克松的女儿、女婿,当时的报纸、电台都有广泛的传播,当时参加追悼会的所有人希望能够像四年前突然出现在陈毅追悼会那样,来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

      杨正泉:后来我们知道这时候的毛主席根本就不能行动了,就不能动了,后来追悼大会开始,致悼词,大家很沉痛地一一地走到总理的遗像和骨灰盒前鞠躬、致哀。

      解说:就在追悼会进行的同时,北京市民自发地又一次来到广场,几万的花圈簇拥着人民英雄纪念碑,组成一个硕大无比的花坛,追悼会结束后的晚上八点,周恩来的骨灰撤走,后来撒在了中国的大地上,为什么周恩来坚持不留骨灰,有一个当时作传说流传,后来得到验证的说法。

      刘振英: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这是我自己的可以这样说,我自己的分析不一定对,就说在身后很可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以前我不敢说的,现在大家也都公开了,而且也是事实,比如说在305住院,跟医务人员在那儿坐着,大家最后一张要合影照相,我没去,他回来都跟我说了,说总理提出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在身后,谁也别在照片上,我的这个脸上打个叉就行了。

      解说:周恩来去世并没有为自己换来宁静,在他身后“”的攻击一直没有停止,2月13日《光明日报》头版刊登文章《孔丘之忧》挖苦悼念周恩来的民众。

      王忠人:说是让旧制度的维护者、哭丧妇,抱着孔丘的骷髅去哭天抹泪去,他敢在报纸上公开反对周总理,反对全国人民哀悼周总理,他敢公开这么讲。

      解说:针对周恩来的攻击,并没有因为他的去世而停止,如今看来所有的一切无非是政客们在非?;肪诚率褂玫姆浅J侄?。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韩游网_韩国旅行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快三稳定微信群